蒋方舟:高三,我不相信传说!(超励志)

2016-10-190阅读0

  点击上方"新高考"免费关注

  蒋方舟自7岁开始写作,9岁写成散文集《打开天窗》,此书被原湖南省教委定为素质教育推荐读本并改编为漫画书。

  她于2008年被清华大学“破格”录取,并引起了较大争议;2009年10月在由《人民文学》杂志社主办的第七届人民文学奖评奖中,蒋方舟获得散文奖。2012年从清华大学毕业,现任《新周刊》杂志副主编。

  01

  我也高三过。上高三之前,我对高三所有美好的传说,都赋予不信任。

  我不信任半天踢足球,半天上课,晚自习还睡觉的学生,会考上北京大学;我不信任平时交白卷的学生,高考忽然灵光乍现,考了满分;我不信任左手吉他,右手美眉的人,能考过专心致志的学生;我不信任翻围墙去上网的,学功课最灵光;我不信任家长从不过问的学生,心理最健康;我不信任今天经某位名师点穴,明天就逃出生天;我不信任高考会提供作弊的空间;我不信任高考会给予超常发挥的机会;我不信任脑白金脑黄金……

  

  上高三之后,学校开了场“高三动员会”。在我看来,前面要加个“运”字——“运动员会”。我上清华以后,认识一个同学,他在高三前,一直是个运动员。上高三之后,成绩排名在30多名。高三毕业时,高考成绩却是全班第一。问其奥秘,他说:“我当运动员的时候,教练说,只有你流的血汗,不会欺骗你。

  我对高三没机遇任何幻想,甚至对大学将要给予我什么,也没过多的期待。高三是个竞技场,你是个运动员。一切的借口,一切的伤痛,一切的眼泪,一切的软弱都无人喝彩。不要说什么过程最重要,只有大学《录取通知书》是王道。

  如果你没有退路,不能退到国外的大学、父母的摊点、复读学校……那么,来到这条起跑线上,就尽快打消幻想吧。没有奇迹,所有的奇迹都是一步一步发生的,只是最后那一步引起世人关注而已。

  02

  高三的老师说过很多好话,但我只相信三句:

  一、排名比分数重要。

  二、补弱科。

  三、不喜欢做题的学生,不是爱学习的学生。

  上高三后,学校组织了第一次摸底考试,我考出了一个超级好的分数,数学高达142分,文科总分超过620分。老师说,这是为了让我们“提高自信心”的一次考试。我不关心自信心,不关心分数,只关心排名。我在班上排名第四,在全校文科生中排名第21。这就是我高三的第一个起点名次。

  而高一的时候,因为文理不分,我竟被糟糕透了的理科拖累了总成绩,以致排名在全校一千名之外。分数只会让我迷惑,名次才能给我自信,让我平静,让我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走下去。

  成绩排名被认为是反教育规律的,现在正被人性化的抨击。但我以“运动员”的思维,认为成绩排名是天经地义的。空口鼓励没有用,数据才是硬道理。这样,你才知道自己身前身后有多少人,你才知道自己的目标定位。才不会在自己蜗行龟步的时候,妄想着拿世界长跑冠军。

  考了几次之后,我逐渐知道了自己成绩区间,在570-590之间。我的名次从来没有跌落到班级第七名之外。不过要超过前面的人,也不容易,唯一的办法,就是在我的弱科上着手。

  我的弱科,也是大部分文科生的弱科,那就是数学和地理。我积攒的一点体能和毅力,几乎都给了数学;我的方法是做题、再做题;我积攒的优势,给了语文和外语,我的方法是只参加考试,不交这两科的作业;我积攒的智慧,给了历史和政治,我的方法是做笔记,画表格,理框架,找得分窍门。还有地理,我一直没有找到方法,只是在混乱的调整中跟进别人的步伐。

  

  我的数学老师说:“你是我见过的做题最多的学生。”有一个章节,我没有搞懂,于是去网上下载了有关这个章节所有的试题汇编。打印出来,一共是600页。每天晚自习近4个小时,我都在埋头做题中渡过。做完了之后,我常常觉得头已经不在脖子上了。

  我所做的题,几乎都不是老师布置的——老师绝不会布置这么多题。我的题,全都来自教辅书市场。每个星期,我都会去补充和更新试题。我是个“教辅书原教旨主义者”,我知道在市场上能找到教辅书的名称、优劣、出版周期。我不会傻到做所有的题。但是我需要大量的信息,才能筛选出对我有用的那一部分。

  做题的辛苦,在高考中终于得到了回应。我的数学,是所有科目中考分最高的。我的最弱科目,成了我最强势的一科。

  

  03

  不要抱着“锻炼锻炼”的想法,那只能暴露出你的漫不经心,缺乏诚意。

  上高三之前,老师对我说:“你的目标是清华和北大。”我知道,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,我有上北大或清华的可能性。这不是句空话和豪言,而是种规划和实施。

  从暑假开始,我就在为自主招生做准备了。我的自述材料,足足准备了三个多月,前后装订出了一个册子。这期间,我个人、我父母、我的高中母校,还有清华大学和其他大学,都在规则范围内做了大量努力。

  最终,在有先例可循的情况下,在规则最宽容和最谨慎的60分优惠条件下,我进入了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。我的高考分数加上自主招生的优惠分,排名全省21名。我从没有放弃希望,也没有错过机会。

  

  后来,有很多人向我咨询自主招生方面的事,我并非这方面的专家,自己也不具备示范效应。但是我看到很多家长,常常是在最后一刻,才寄出孩子的资料。

  那些资料大多是慌慌张张凑出来的,他们连打印纸都临时借,获奖证书也不知道塞到了哪里,甚至还说:“就弄个假的证书,不会有人查的。”对于面试,他们说:“哎呀,无所谓,就当是锻炼锻炼吧,说不定就过了呢。

  04

  奇迹也许会从天而降,但是我不相信。

  参加自主招生前,我阅读过很多大学的自主招生简章,也登陆过很多大学的招生论坛。在那里,接触到一些大学的招生人员。很多招生信息,都是公开的,也是欢迎考生去咨询的。比如如何准备个人资料,如果寄错了资料该怎么办?具体该找谁联系?招生组负责人的行踪,什么时候可以当面咨询?

  这些,对于开放的大学,并不是什么保密信息。如果学生的上网时间不能保证,可以委托给家长活着亲友。尽可能地早作准备,尽可能地获取信息,尽可能地符合招生简章上得条件。证书齐备,盖章齐全,耐心等待。

  怎样过一个快乐的高三?我没有太多幻想。高三的学生,没有谁还能保持所谓的心理健康。如果你焦虑、烦躁、嫉妒别人比自己好、担忧未来、抱怨父母、痛哭发泄、暴食减压、患得患失,这都没有什么可怕,这就是竞技心理,每天都围绕着高三学生的病态心理。

  在高三的那个漫长冬天,我每天都陷入负面情绪:看不到未来,没有一个好消息,觉得苦海无边,孤独、变丑、任何一点小小挫折,都让人崩溃非常。我的唯一方法,是给自己写小纸条,给自己做心理按摩,自我暗示。

  这些纸条,如今已攒了一抽屉,现在翻出来看,甚是好笑,都是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”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之类的大俗话。开春之后,我的情绪随着成绩的稳定也渐渐稳定了。因为该来的总会来的,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  

  我的高三,是在理性中渡过的。告别时也非常平静,我不会涕泗交流,不会撕书泄愤,不会跳楼自杀,不会彻夜狂欢。不会过于怀念高三,也不会全盘否定高三。

  那是一段短暂的“运动员生涯”,用汗水去追逐光荣与梦想,也感受怅然与失落,如此而已。

  (来源:搜狐教育)

  产权属于原作者或出版商所有,如有侵权,请私信告知,我们立即删除,谢谢。

  新高考xingaokao-zg

  新高考(xingaokao-zg)把握高考最新动态、 解读高考最新政策、提供高中学习干货、分享高考最全资讯,助力考生在高考中致胜!